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钟灵的个人主页

----点滴斋主----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点滴之人, 居点滴之室, 积点滴之时, 祈点滴之业! 论坛链接:《江山如此多骄》http://jsrcdj.uueasy.com/index.php 《原创文学》 http://data.book.163.com/book/home/009200270005/000BNbfe.html

网易考拉推荐

  

2007-11-09 20:04:13|  分类: 文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绍兴以鱼米之乡著称,然亦盛产菱角,几年前,每逢秋日,菱角上市,卖菱者用车装、船载,穿街走巷,叫卖之声不绝于耳,花上几角钱,便可购得满篮盈筐,全家人大吃一顿,饱尝这鲜美的佳品。但近年来,上市菱角显著减少,因问植菱者,说是:目前江河中草鱼虽然不多,但多鳊鱼,亦喜食草类,为害于菱,使之不能种植,故市上菱角也就相应减少。听了他们的述说,深感江河养殖,也必须统筹兼顾,不然顾此而失彼,未免可惜。我之可以感到可惜,倒并不是仅仅因为吃不到菱角,而是因为菱对人们的贡献确为不少,当然我对它也是有着深厚感情的,菱肉之鲜美堪称上品,吃过的人是深有体会的,它生熟可食,无论作为点心或菜肴,也都别有滋味,从前菱角上市,正好是单季晚稻收割之季,农家用菱角佐酒,以作点心。休息时,呷一口绍兴老酒,剥上几只菱角,确是一件快事。故绍兴一带有:“大菱老酒是好吃、割稻是难割”之俗谚。浮于水面之茎叶,俗称菱蓬,可以喂猪。而沉于河底,带泥之菱根,连同河泥一起腐熟,称作菱渣泥,却又是农家上等肥料。真可谓浑身上下无弃物,其利于人者,较求之于人者多多矣!绍兴菱角之品种甚多:有果壳青白而透微红者,名曰 “驼背白”。有鲜红而四角粗大者,谓之“大脚菱”。有形状较“大脚菱”小而成熟较早,在旧历七月初一,祭祀灶神爷就上市之“水红菱”。此菱多种于池沟等处,近已久不见,似乎绝了种。而二角之青菱,一般不单独种植,只杂在各品种之中,孩子们拣其老者,上下开二小孔,用耳挖挖去果肉,贴上竹膜,当作乐器玩,在玩具少得可怜的昔日农村,是大受孩子们欢迎的。然而最鲜美的却要算余支细脚菱了,此菱以产于柯桥西面一个小村“余支”而闻名,四角小而壳薄,嫩者鲜甜,而熟透时,则微带栗香。我的家乡就和余支相隔五里之遥,也多种此种“细脚菱”,还记得在农村生活的那些日子,与乡亲们一起种菱的情景,至今想来却是那样的甜蜜与值得留恋,每当清明过后,天气转暧,用箩筐悬于河中的种菱已经萌芽,那时便得开始培育菱秧了。菱秧的培育,有选用港湾等河水较浅处,外圈插上竹杆,连以绳索,防止船只闯入。里面再疏疏落落地插上许多细竹。以免被人用夹纲拖走种菱。任其在水中自由生长,待每株菱秧浮出水面有二或三个菱蓬时,便可移植到江河之中。这样培育,省工省肥,又不占用土地,可是菱秧纤弱,以后成长较为缓慢。也有选用冬闲低田,四周围上泥墙,高约尺余,插上短竹篱笆,以免鹅鸭闯入及孩子们糟蹋、灌水近尺、种菱可撒得紧些,待菱苗长至二尺左右,便得移植到另一丘积水较深的大田,施肥培育、待芒种过后、菱秧已长至四五尺,便可将它种于江湖。移植的方法,是用草绳将菱秧二三珠一扎,留绳尺余,端部打一结,用菱义将绳插入河底泥中,菱秧便在那里扎根成长。至于管理:

菱荡外围,多用“革命草”(注)围护,用竹竿或混凝土桩固定,平时除冶虫外,一般不必施肥。但最忌草鱼吞食、有时一夜之间,会将菱根全部咬断。七八寸长的鲢鱼虽不吞食,但有时也会将菱秧咬断,一般采用赶的方法,那是用干燥的螺蛳壳,在桐油中煎熬后,抛入菱荡之中,这种螺蛳壳,会在水中发出很大声响,连续几天,赶走鱼群。听说也曾也人用农药盛于瓶中,塞上棉花,挂于水中,让农药慢慢透出,使鱼群不敢近前,较灵验。但污染水源,已禁止上使用了,大约目前食草鱼放养较多,故影响了菱的生长。秋天那是收获的季节,我们村里是用一种特制的木桶采摘的,这种木桶高约尺余,直径五尺左右,里面放上一只小板凳,以河蚌壳作为划子,又可兜菱、舀水,甚为便利。有时十几只菱桶,在河面上一字几摆开,来回采摘,坐在里面,可真有一种说不出的快乐,鲜红的菱角,随着双手的摆动,不断地丢向桶内,能采的菱角,一般柄上都已微有裂纹出现,不然的话,那就是还不到可采的时候。采菱时,如果伙伴中有几个姑娘的话,那气氛也就更为活跃得多,笑声、歌声混成一片,那些伶俐的小伙子们,总爱在姑娘们面前表现自己的。采了菱,可以到附近的小镇上去买,那里的居民就占了便宜,不但新鲜,价格又稍低一些.,到第二天运进城去,那时买到的菱,吃起来就没有那么鲜美了。过去的一切,似乎都是那么遥远的事了,但每到秋日,却又不免想起那些零星的生活片断,不过今年却过早地想到了它,为什么呢?该是培育菱秧的时候了。如果能在这大兴承包的时代里,也划出些不放草鱼和草鳊的地段来,让那些善于种菱的能手们,能发探他们的特长,使这叫卖声重又传遍倒头巷尾,大家又可以吃到这种鲜美的佳品,这大约也不是什么奢望吧?

注: “革命草”一种浮在水面的水草,在大跃进时代用以养殖作肥料,故名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6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