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钟灵的个人主页

----点滴斋主----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点滴之人, 居点滴之室, 积点滴之时, 祈点滴之业! 论坛链接:《江山如此多骄》http://jsrcdj.uueasy.com/index.php 《原创文学》 http://data.book.163.com/book/home/009200270005/000BNbfe.html

网易考拉推荐

锦样年华梦里存7  

2007-11-15 13:17:54|  分类: 传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第一章 童年梦

七、解放前夕及初期

一九四九年正月,我们一行人来到了位于绍兴府桥边的那幢房子里,和祖父住在一起。这里是传统的四合院,与府桥相距不远,房屋在府桥的北面,坐西朝东,背临府河,三开间、共前后二进,门牌号是;镜清寺前五号。我们由水路乘船而来,直接在河埠上岸。祖父和杓叔、舜英姑姑,住在临河楼上,由明间与北间组成的一个大间。我和民弟,住东边前一进,那里三间并无分隔。台门在底层北面一石库门进出,进入门来,向南拐弯,便是天井。前后二进由过楼连接,过楼宽不到二米,南侧上为过楼,与后进东厢房楼上相通,下作柴房。北侧则为楼梯间,前后共同使用。沿河后进之明间,作为用餐之处,背后即为河埠,厕所、厨房,分布两边。当时随我们同去的,还有清怀师傅,是给大家做饭的。安顿以后,我们就去学校,报名、面试。面试的第一所学校是崇仁小学,在居所之南,位于同一条直街上,我报读的是五下年级,舜英姑姑,报读的是五上年级,杓叔是四下年级,忠民弟的是四上。结果,大家都录取了。于是祖父让我们换一个学校,去府山北面,凌霄社小学考试。大家都升了一级,我考的是六上年级,也都录取了。大家再去位于大善寺背后的西营小学考试,又都升了一级。这次我考的是六下年级,又都录取了。这样,大家就在西营小学读书。西营小学,离开我们住处较远,从镜清寺前直街向北走一段路,从油车弄向东,再转几个弯才到学校。学校在大善寺背后的一条小弄里面,走进大门,便是个小小天井,东边有廊,从月洞门中可通向操场和南面的教学楼。教学楼为二层木结构楼房,上下走廊,面朝北方,底层教室南面,距离不远有一道低矮的围墙,与小巷相隔,而楼层的教室,那就可以和对面大善寺的建筑,遥相呼应。这排教室,大约有四、五个,我们的教室是在楼上,东面的那个尽端。与大门相对处的单层建筑,是老师的办公室,西边便是用木桁架支承的大礼堂了。上课时,读的课本似乎多数是讲义,米黄色的油光纸上,充满了油墨味。在学校里,我对数学课(那时候叫算术)不感兴趣,但语文课,却吊足了我的胃口,老师姓蒋,同时担任历史课的教师。有声有色的讲解,常常使课堂鸦雀无声。那几篇讲义,如今我还清楚记得的是;朱自清的“背影”、“春”,叶圣陶的“一春风雨忆杭州”………等等。从此我对文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在我的一生中起了很大的影响。学校里每天的作业,都带到家里来做,就在前楼,朝西的窗口,有我的一张书桌,除了完成作业外,常常在白报纸上用铅笔画些图画,涂上水彩色,这是我的爱好,虽然没有人教,还是一直自己乱涂乱画,自我欣赏。虽然我们是大户人家,但当时很少有零用钱,也不在小摊上吃零食。有时,祖父高兴,在水果店里,闸几枝甘蔗,用竹筐装着,让我们大吃一次。用的也是铅笔,或蘸墨水的钢笔,每当走过文具店,看着玻璃柜子里的自来水笔,心痒痒的,紧紧攥住手心里的几毛钱,连价格也不敢问一下。

那时候,东浦的大姑妈也住在绍兴,从镜清寺前,仓桥直街,过仓桥,走过绍一中东面的日辉弄,来到上大路,便是她在绍兴的寓所。寓所离北海桥不远,北面临河,有木平台搭在河上。从临街的大门进入,便是个小小的天井,对面三间楼房,距大门也不过三公尺左右,天井两端,各有平房,占去了边间三分之二的门面。由于当时“爹爹妈”也在她家帮工,加上大姑妈怜悯我自幼丧母,也就对我另眼看待,我星期天便常去那边,有时还让我带点吃的东西回来。有一次大姑妈让我带了一大篮咸鸭蛋回来,我每天早上拿二个,让清怀师傅蒸了来吃,有一次不小心,让鸭蛋从楼梯上一直滚到了楼下,却不见有蛋白流出来,仔细一瞧,却原来都是煮熟了的。以后就不用再蒸了。后来德芳姑爹变卖了东浦田产,带着大姑妈,举家去了上海,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大姑妈。

过不多久,局势开始动荡起来,说是共产党军队,已经打过了长江,快要打到绍兴来了,大家都人心惶惶,不知是祸是福。终于有一天傍晚,门前的小巷里,响起了急促而有节奏的脚步声。过兵!家家都惊恐地掩上了大门,谁也不敢出去探望。脚步声到黄昏才停下来,不一会儿,有人在轻轻地敲门,祖父让人开了门,进来二个穿灰色军装的人,大约是他们的长官吧?进来的人,显得十分客气,向我们大家说;我们是正规军,只是奉命暂时撤退,路过此地,请不要惊慌,以后我们马上要回来的。接着,向祖父要了张白纸,一把剪刀,将纸裁成正方形后,摺叠几次,剪了三刀后,将这些L形的纸条,拼合成四个字,拼了四次,每次四个字。这四句话,分别是;“四十年六月,日本二回来,介石回北平,朱毛二命亡”。说这是一位白眉老道,对蒋总统说的。大家也只能唯唯诺诺,听他们自说自话。等他们出去的时候,我偷偷地在门外张望了一下,昏暗的夜色中,沿街的两边墙面,整齐地坐满了穿灰军装的士兵,双腿盘着,长枪靠在墙上,没有一点声响。门关上后,不久,又响起了脚步声。我睡的窗外,就是小巷,这一夜,就在持续的脚步声中,迷迷糊糊地睡去。天刚朦胧亮,就听见西面,府山那边,响起了军号声,跑到祖父房间,打开窗子一看,光秃秃的府山顶上,已经升起了一面红旗,这一天绍兴解放。

接下来是满街的人,喊着口号游行,学校停了课,“金圆券”不能通用了,人们用银元、铜板,等买卖东西。我们也回到了亭后,住了一段时间,学校很快就恢复上课,于是我们又回绍兴继续读书。回到学校,气氛和以前不同了,大家都成天的唱歌,常唱的有;你是灯塔、解放区的天、朱大嫂送鸡蛋、镇压反革命、打击银元贩子等等。不少同学在集邮,淮海战役纪念邮票、什么纪念邮票等。当时定海还没有解放,时常有国民党的飞机,飞来掷炸弹,记得有一次,我正走到楼梯边,忽然轰隆隆一声,一颗炸弹就在府山上爆炸,我从楼梯上滚了下来,躺在地上不敢乱动,过了好久才敢起来。过不多久,学期就结束了,我拿到了一张在毛边纸上,用油墨誊印的毕业证书,当时的校长的签名是;郑士伟,套在油光纸做成的信封里。八年后我就用这张毕业证书,考入柯桥中学。毕业了,我又回到了乡下。祖父说;孙子们,培养到小学毕业,也算尽了责任,以后是你们自己的事。回家后我就成了没人管的孩子,一天到晚可玩得痛快,动的时候,独自一人,或是同村里年龄相仿的孩子,一起钓鱼、捉虾、捕蟹。我有一个良好的习惯,就是要用的工具、玩具,都是自己动手制作的。并且还想千方百计,弄出些与众不同的新花样。在柴草房的里面,要找一枝钓鱼竿,并不容易,钓虾的竿子倒是很多。鱼钩是把针在油灯上烧红,弯成后,在水里淬一下火,就可以了。虾钩一般都用铜丝制作,但我采用钢丝来做,这样,最大的老虾公,也不会在半途掉下去。捕蟹的枪,则需用二支阳伞的钢骨,磨尖后装在竹竿上,用铅丝扎紧便成。那时河水清澈,游鱼可数,清早,成群地在水中游动,每天可以钓到不少,我不爱吃鱼,常常送给别人,为的是寻求乐趣。静的时候,躲进母亲以前的书房,一知半解地,啃母亲遗留的那些书籍。从小说月报、东方杂志、妇女杂志,到李杜诗集,整天躺在沙发上看书,有时连饭也忘记吃。这段时间里,我在文字写作方面,有较大的提高,但也留下了半文言、半白话的弊病。有时按照丰子恺的画法,先勾画出墨线,然后填色,随心所欲地乱画一通,自己觉得满意的,带到大门外面的仓桥头,让大家瞧。于是我能作画,村里不少人都知道。

在母亲的书房,我曾经努力搜索过她以前的手迹、诗稿,但总是一无所获。后来总算在废纸篓中,找到了三张,已经撕成两半的书信残稿,无头无尾,信是写给邵梦南的,从内容来看,是在结识初期,里面已经表现出了,母亲与这封建家庭,难以融洽的新思想。在抽屉里,也找到一份用钢笔写在白报纸上的信稿,同样没有写完,这信是写给范文溆的,她是母亲的表姐,范文澜的妹妹。里面详细地叙述了自己的身世和目前处境。表达了封建家庭中,女性对自由的渴望。在阅读中,我经不住,心潮澎湃,热泪盈眶,我为能有这样的母亲而骄傲,我为失去这样一个好母亲而悲伤!从此,我把这两份信件,珍藏起来,让它陪同着我,走向人生!母亲已经走了,要孝敬她老人家,我已经没有这个福气,唯一能做到的,便是如何去完成她的遗愿,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,也不枉她生养一场。这段时期,是我一生中最快活开心的日子。村子里面,曾经不知从那里来过两个人,说是来办学校的,其中一人姓傅,名字叫做傅瘦蝶,借用倪家祠堂作校舍,在里面布置了教室和办公室。这时从来不管我的父亲,竟然替我交了学费,让我去读书。在东、西两村,只招到了迪华和我,迪华是亭东村姚家的,大名叫姚铭琨。学校根本办不起来,就这样老师们也就无声无息地走了。后来政府派来了一个女工作同志,姓章,灰色的军装,草鞋、布袜,纸雨伞装在布套里,腰里还挂个搪瓷碗。因为解放不久,人们对共产党能否久长,存在疑虑,聪明人都不肯出来办事,于是忠厚老实的冯星尧,便轻而易举地当上了乡长。冯乡长把章同志的饮食安排在我家,章同志和蔼可亲,于是我们这几个小孩子,便有机会跟着她,去田野里捕捉螟蛾的卵块。那时政府为了提高农民对病虫害的认识,鼓励农民,去秧田捕捉螟蛾的卵块,每十个卵块,可向政府换大米一斤。我们跟着章同志,在田间奔走,很是开心。

不多时,听说是因为工作人员住进地主家,挨了批评,章同志搬走了,见了我们,面孔也是冷冷的。快要土地改革了,人心惶惶,接着是大门关起来了,因为天天有外地的佃户来倒租,大家都躲到附近的农家。仓库里也没有了米,各房的生活都得自己负责,也只能变卖旧衣、器皿之类,维持生活。这时,我已经有了弟弟忠诚。后母更加神气起来,加快了与父亲吵架的频率,有时为了不让我们吃饭,竟然在满桌的饭菜上,全都吐上了唾沫,她也就因此臭名远扬,村里人对她的作为,真是个个摇头。

眼看共产党江山已经坐稳,于是许多人争着去当干部,上来的都是新面孔,地主是专政的对象,我们这些小孩子也跟着倒霉,灰溜溜地生活在阴影中。接下来便是土地改革,门前河里,挤满了船只,接连好几天,搬空了大宅子里的一切,只给我们留下点生活用品,我尽力保住了自己喜爱的几本书籍,当然,这些他们也无所谓。为了防止我们私下藏匿物资,在搬空了西首“念记”(祖堂兄弟的房屋)住房里的东西后,再让我们从东边原来的住处搬到西面。当时父亲去了上海继母的兄弟家,那些游手好闲的痞子,盯上了地主家中那些十七、八岁的女孩子,时常遭到那些人的骚扰。由于内外环境无法容身,姐姐只好独自走了!去了绍兴,临走的那天晚上,在煤油昏暗的光线下,姐弟二人,相对而泣,在姐姐随身的小包袱里,除了替换衣服外,便是我们两人多年的一点积蓄,十几个银元而已。

“弟!等我站稳了脚跟,我会来接你出去的!”

“不用管我,我会照顾自己的!”经过了这么大的变迁,我也开始成熟起来。第二天,姐姐和大伯家的蕴玉姐,都走了,去了绍兴城里,还是住在镜清寺前五号。但祖父已经不在,听说去了上海大姑姑家。为了能在社会上立足,姐姐进了会计补习学校。一面在二姨家学习缝纫,藉以维持生计。其生活之困难,可想而知!

土地改革以后,我们这个大家庭分成了五户。

祖父第三个妻子,跟在与我同岁的杓叔名下,秋月姑姑嫁到了姚家埭。舜英姑姑比我大二岁,因为还在绍兴,就和同学一起参加了抗美援朝。只有七姑姑银蟾,八九岁的小姑织云还在一起,共四个人。户主是倪家杓。

大伯已经过世,儿子忠鑫参了军,蕴玉姐去了绍兴,家中只大伯母一人,户主是大伯母的名字,宋静珍。

我家户主是倪家懋,名下是继母、我、和弟弟忠诚,共四人。

祖父第二个妻子,带着三叔留下的几个孩子,那时素雅姐也在城里,参加了抗美援朝。最大的孩子是与我同岁的慕兰妹,下面是比她小一岁的妹妹春华,二个弟弟,忠良、忠善,户主是倪慕兰,不久矮婆婆去世,也只剩下姐妹兄弟四人。

四叔家,四叔、四婶都在,大儿子忠彦,在绍兴参加了地方工作。大女儿蕴定,嫁到了相邻的蜀阜村,后来随丈夫去了上海。蕴璋姐在宁波读护士学校。家里只有比我小一岁的忠民弟,和七、八岁的忠谋弟,一家也是四口。

为了给地主改造的机会,每户都分到了田,我家共有四亩七分,只是附近的田都分完了,地主家的田,都在十多里外,要么是贫瘠的沙土田,要么是低田。我家的田,有二亩二分是沙土田,在十多里外叫做大渡头的地方,这是个小岛状的地形,四面没有桥梁,要过去,必须用船。另一块二亩五分,稍许近一点,在七八里外,地名施家荡,是一块低田,相邻的那家姓张的田户,欺侮我们地主人家,还足足占去了一分多田。梅雨季节,常被洪水淹没。大伯、三叔、四叔、杓叔,他们家的,也都在十多里外,有比我家更远的。当时分到的田,只是纸上的几个文字,这么远的田,让我们素不出门的人到那里去找?幸好有春伯帮助,领我们挨家挨户地询问,一一找到了那些散落在四处的田块。我与忠民弟和杓叔,都只是十三、四岁的人,每天大家跟着春伯,在村落和麦田、豆田间穿行,反而显得十分开心。

土改刚过的一段日子,几个原本的几个地痞也成了民兵,时常闯入家来拿走一些、时钟,桌椅之类的东西,到小店去换酒吃,有时后母让我到江头娘家去借钱,大外婆对我非常之好,在那里吃饱之后,还让带些菜肴回家,若被他们看见,就以检查为名,连篮子抢走,还要骂上几句;“他妈的!地主还要吃得这么好!”,简直与强盗无异,我们斗不过他们,只能忍气吞声。可变卖的东西也越来越少,家中时常断炊,记得有一天后母到江头娘家去借钱买米,留下了弟弟和我,临走时她给弟弟喂饱了米糊,过午也没回来,由于早上没吃东西,饿得实在受不了,想起对岸梧桐树下紫藤掉下来的荚果,等弟弟睡熟的时候,就去拣了许多,打开毛茸茸的外壳,便是扁平光滑的棕黄色豆粒,把它放进炉火里一煨,香气和味道着实不错,不知不觉吃了不少。但这可惨了,接下来是;头晕目眩,恶心呕吐,四肢无力了,原来这荚果是有毒的。从此以后,就是再饥饿也不敢乱吃了!

经历了这么大的变故,大人们心态倒也十分平和,大势所趋,不是个人意志所能变更的!我们这些孩子,虽然在外面,总是低人一等,但总比以前自由多了,至于以后怎么样?谁知道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9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